世间仅存的云杉皮革工艺 | ∃·∃ Vintage

3d3 2016-12-20 11:52:16 来源: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迷恋上传统手工艺所具有的质朴美感,传统工艺也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回潮,但遗憾的是,还是有一些年岁久远的原始技艺不可逆转地走向消亡。
云杉树皮植鞣革皮料
在皮革工艺中,鞣革(Tanning leather)制作有着悠久的历史,能够追溯至几千年前,直到现在,鞣制方式之一的植鞣革依旧是主流的皮革工艺之一。但欧洲最传统的鞣革方法——云杉树皮植鞣革,却几乎失传。
早期矿物皮革厂

在很久以前,人们就开始用化学剂和植物鞣剂来处理原始兽皮。而随着近代工业革命开始才出现了矿物皮革厂这种充满难闻气味的地方,矿物皮革厂在固化皮革过程中所加的关键原料会给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并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在这种环境里工作如同人间地狱。

Böle Tannery制革厂

到了现在,矿物鞣革技术得到了一些改进。“铬鞣”使用的化学溶液是酸和盐。其他“无铬”无机鞣革技术也使用了合成剂,虽然减少了恶臭,但如果使用不当,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危害。由橡木或云杉作为鞣制剂的植物鞣革,在使用方面,兼具舒适、透气、柔韧、耐用等特点,非常受皮具用品使用者的喜爱,所以通常用于高端产品,如手工制的箱包,鞋和昂贵的马术装备。然而,这仅存的传统植物皮制作工艺,如今只能在在瑞典北部的Böle Tannery制革厂才能看见了。

皮特河(Pite River)
迄今为止,Böle Tannery 在瑞典皮特河以北的波的尼亚湾河畔已经营了一个世纪,它经历了各种流行鞋类的时代变迁,也因现代酸铬鞣的挤压而陷入低迷,不过这种起落也正好证明了受人尊重的传统工艺的寿命取决于其产品的最终质量。Böle Tannery至今已传四代,现在的主理人是Anders Sandlind。
Anders Sandlind(左)
与大多数的行业生产过程显著发展相比,Anders Sandlind严格遵守祖辈传下来的云杉树皮鞣革手工制法。
云杉树
说起为什么使用云杉树皮,Anders Sandlind坦诚道:“其实云杉树皮并不是最好的鞣剂选择,其他种类的树皮鞣酸很多都具有更大的浓度,但只有云杉树皮的鞣酸浓度保有的时间更长。回顾历史,我们一直都在使用就近的原料,云杉树就是在瑞典北部森林生长的,蜿蜒的Pite River一直提供着充足的水源。我们的工匠会用自己的高超技艺将加工好的皮料做成精美的皮具产品。我们Böle从不会对皮革上色,因为云杉自身具备的美丽黄金色是染色皮革不可比拟的。”
这个公文包就是由纯天然的皮革制成。每一个包都有自己的特色,不会有相同的皮革纹路。皮革表面的划痕和凹痕是在所难免的,皮革能够看起来完美无瑕是因为它们已经被涂上涂料色彩以掩盖瑕疵和疤痕,表面上的完美绝对不是真皮的自然状态。而也因为使用这种皮,Böle的每一个公文包看起来都略有不同,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瑞典山牛
在Anders Sandlind看来,只有具有优质的原料和天然纹路组合皮革,才是真正的皮革,此外Böle使用的生皮(鞣制前的皮革原料)都来自瑞典北部山区特产的山牛和芬兰、瑞典自然放养的北欧驯鹿。
北欧驯鹿
此外,因为Böle不使用化学剂上色来掩饰皮革的瑕疵,所以更注重原料。因此Böle还与当地农民合作,指导他们养殖技术,是保障皮革原料的基础。
Böle的皮革制作过程十分讲究,开始要把皮放入树皮、矿物盐、单宁混合而成的溶液里,过一段时间后,又将它们移动到另一个使用同样材料,但浓度更高的溶液里,这样的工序要重复6次。在整个制作过程中,工人会不断添加新鲜的树皮,以保证溶剂的浓度。工人每天会对每个染缸使用木棍手动搅拌,以保证每张皮能得到最好的染色,也是为了避免损坏皮革表面。制作时长取决于皮的类型,但温度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比如冬季气温较冷,水温低,制革需要更长的时间。通常情况下需要 8-9 个月完成整个制革过程。
Böle Tannery制革厂的工匠们
虽然Böle出的产品特别受欢迎,但还是无法逆转云杉植鞣革消亡的危险,因为制作出成率低和成本高昂(在瑞典人工成本极高)是其无法战胜的致命因素,但无论如何,Böle依旧不忘初心,坚守匠心的精神是值得尊重和珍视的!


标签: 3 3 三点三 3点3